<delect id="dppsy"><option id="dppsy"><small id="dppsy"></small></option></delect>
<font id="dppsy"><ol id="dppsy"></ol></font>

        <optgroup id="dppsy"><tt id="dppsy"></tt></optgroup>

        <object id="dppsy"></object>

        <object id="dppsy"><option id="dppsy"></option></object>

          <object id="dppsy"></object>
          <i id="dppsy"><span id="dppsy"></span></i><optgroup id="dppsy"><tt id="dppsy"></tt></optgroup>
              <thead id="dppsy"><del id="dppsy"><video id="dppsy"></video></del></thead>

              <thead id="dppsy"></thead><delect id="dppsy"></delect>

                  <object id="dppsy"><rp id="dppsy"></rp></object>

                  <object id="dppsy"></object>
                  <i id="dppsy"><span id="dppsy"></span></i>

                  <object id="dppsy"></object>
                  <object id="dppsy"><option id="dppsy"><small id="dppsy"></small></option></object><font id="dppsy"><ol id="dppsy"><video id="dppsy"></video></ol></font>
                    <delect id="dppsy"><rp id="dppsy"></rp></delect>
                    <thead id="dppsy"></thead>

                      <delect id="dppsy"><rp id="dppsy"><noframes id="dppsy"></noframes></rp></delect>

                            <thead id="dppsy"></thead>
                              <optgroup id="dppsy"></optgroup>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院士為栽培技術鳴不平:研發投入勿“跑偏”

                              2018-10-09 16:09|作者:|來源:科技日報

                              分享到:
                                本報記者 俞慧友
                                

                                  “我國以9%的耕地養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科技的貢獻巨大,這主要體現在育種和包括植保在內的栽培技術上。不過育種貢獻顯示度高,栽培貢獻顯示度低。因此,研發投入‘估值’上,栽培研發的投入明顯‘偏低’了。我國應加大栽培和常規育種技術的研發投入。”8日,長沙瀏陽,中國工程院院士、沈陽農業大學水稻研究所所長陳溫福為“栽培”“鳴不平”。

                                由湖南省農學會組織的對湖南省農業科學院承擔的,國家糧食豐產科技工程水稻綠色生產技術研究與示范現場評議會上,陳溫福如是表態,栽培技術可謂“魔鬼技術”:從對稻田的管理上看,它需要“看天、看地、看長勢長相”,來靈活地決定施肥灌水的管理,不存在固化的模式;從種植角度看,則因人、因地、因種植規模乃至種植制度而異。用陳溫福的話概括,栽培是“姥姥不親,舅舅不愛,姑姑不理”,但它確實是糧食生產中不可或缺的技術。根據陳溫福曾經的研究,育種和栽培兩大板塊技術,對糧食產量的貢獻大約各占50%。

                                中國工程院院士、揚州大學教授張洪程向科技日報記者表示:“栽培技術太重要了。我國農業正處于轉型升級期,農業生產經營、耕作都會發生根本性變化。這需要栽培耕作屬性走在前面,積極進行相應的創新,目前,我國關注栽培技術研究的,主要就是國家糧食豐產科技工程專項。但從生產需求來看,農業要發生根本性變化,國家就亟須大幅加強栽培技術的投入和研究。”他進一步解釋,栽培技術面對著廣袤耕地上的稻作生產,是在大田中,利用天氣、土地等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源進行的科學創造,不斷變化,以形成最符合時代需要的技術體系。不過,影響具體田地栽培的因素尤為“善變”。因此,須根據“多變”找出具體的栽培規律和相適應的技術,因地、因人、因時制宜。

                                “栽培是‘個性化’的。育種專家育成的品種,必須通過優良的栽培技術才能把生產的最大潛力發揮出來。比如,某品種可能有800公斤潛力,栽培專家種能達到,但沒獲得優良栽培方法的農民種,就很難達到。這就是‘栽培’的‘隱形影響力’。”陳溫福說。

                                育種專家、湖南省農科院水稻研究所所長趙正洪稱:“三分種,七分栽培。”從某種程度看,育種專家育出的品種好不好,栽培專家可以說了算。而不重視栽培,是因為人們普遍認為“種地誰不會?”栽培的貢獻和創新,就幾乎這樣被忽略了。“對品種的評價,可通過兩個品種的種植對照,相對簡單地評價其優劣。但栽培技術缺乏相應的評價體系。即便產量高,人們更多的也是夸品種好,不會有人覺得栽培有大的貢獻。”湖南省雜交水稻研究中心副主任張玉燭補充。

                                科研立項和評獎上,栽培就更是“弱勢群體”了。據介紹,立項上以栽培技術為主的糧食豐產工程專項,也是和土壤、肥料、綠色生產、機械化等其他多學科交叉融合在一起。科技計劃改革前,尚有部分項目涉及栽培,但比重均較小。現在,則基本沒有為栽培特設的項目。栽培方面的研發項目和資金比例,與作物、農業生產的發展都極為不相稱。

                                為此,院士、專家呼吁,國家應重視栽培學科的發展,在重視分子育種、轉基因工程等生物技術的同時,也要重視接地氣、直接“管用”的栽培技術和常規育種技術的研發。

                              責任編輯:杜蘭萍
                              分享到:

                              相關報道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凤凰国际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