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dppsy"><option id="dppsy"><small id="dppsy"></small></option></delect>
<font id="dppsy"><ol id="dppsy"></ol></font>

        <optgroup id="dppsy"><tt id="dppsy"></tt></optgroup>

        <object id="dppsy"></object>

        <object id="dppsy"><option id="dppsy"></option></object>

          <object id="dppsy"></object>
          <i id="dppsy"><span id="dppsy"></span></i><optgroup id="dppsy"><tt id="dppsy"></tt></optgroup>
              <thead id="dppsy"><del id="dppsy"><video id="dppsy"></video></del></thead>

              <thead id="dppsy"></thead><delect id="dppsy"></delect>

                  <object id="dppsy"><rp id="dppsy"></rp></object>

                  <object id="dppsy"></object>
                  <i id="dppsy"><span id="dppsy"></span></i>

                  <object id="dppsy"></object>
                  <object id="dppsy"><option id="dppsy"><small id="dppsy"></small></option></object><font id="dppsy"><ol id="dppsy"><video id="dppsy"></video></ol></font>
                    <delect id="dppsy"><rp id="dppsy"></rp></delect>
                    <thead id="dppsy"></thead>

                      <delect id="dppsy"><rp id="dppsy"><noframes id="dppsy"></noframes></rp></delect>

                            <thead id="dppsy"></thead>
                              <optgroup id="dppsy"></optgroup>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沉迷網游缺乏信心 部分農村青少年精神世界荒漠化

                              2018-10-10 14:06|作者:|來源:半月談

                              分享到:

                                今年以來,記者相繼深入湖北、江西、河南、陜西、山東等地農村調研發現,當前部分農村青少年精神狀況不佳,突出表現在沉迷網絡游戲、奮斗動力不足、對未來缺乏信心等。其中一些人甚至被灰黑色勢力所拉攏,成為社會不安定因素。此類問題的出現,折射出當前對農村青少年的教育還存在不少痛點和盲點,如隔代養育只管溫飽不管心理,文化生活供給“少口糧、缺營養”,網絡不良信息侵害等,導致部分農村青少年精神世界出現“荒漠化”,亟待予以關注和破解。

                               

                                5天學校教育抵不過周末2天“放羊式”管理 

                                家庭教育缺失是記者調研中發現的一個較為普遍的現象。不少基層人士表示,5天的學校教育抵不過周末2天“放羊式”管理,有時候甚至會出現“5+2=0”的現象。

                                河南省開封市杏花營鎮中學9年級2班班主任許盼盼認為,家長農忙時種地,農閑時外出務工,一年到頭忙得焦頭爛額,根本沒有時間陪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有些孩子近乎處于失控狀態”。

                                在部分農村,隨著大量年輕父母外出務工,隔代養育現象極為突出。在湖北恩施市義工協會結對幫扶的358名農村青少年中,70%跟著爺爺奶奶生活。會長向波介紹,這些家庭能讓孩子不餓著、不凍著就不錯了,根本不可能提供什么精神文化生活,有些孩子還要照顧爺爺奶奶的生活,很多孩子缺乏愛和引導,極易產生厭學情緒,個別甚至發展到通過偷東西尋求刺激。

                                即便在部分經濟條件較好的鄉村,隔代養育也是不容忽視的問題。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皇城二中校長李桂平告訴記者,當地大棚蔬菜產業發達,鎮上基本沒有留守兒童,但是家長都特別忙,顧不上照顧孩子,導致學校里的一部分學生屬于隔代養育,“思想引導方面嚴重不足”。

                                打個籃球沒場地,鄉村文化生活供給體系不健全 

                                ——缺設施。文體活動場地不足,硬件建設差距明顯。以湖北省恩施州為例,該州文體新廣局提供的數據顯示,2017年底全州尚有1009個村無文體廣場,與包括青少年在內的農村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極不適應。在恩施州咸豐縣高樂山鎮龍家界村,一名中學生告訴記者:“看書寫作業累了,想打籃球,卻沒得場子。”

                                ——缺活動。記者在部分農村走訪發現,廣場舞之類的文娛活動漸成風尚,但是青少年并不感興趣。一些基層干部坦言,受能力、資源等多方面因素制約,不借助外部力量,農村很難組織起常態化的吸引青少年參與的活動。

                                ——缺產品。“村里偶爾會有送戲下鄉和送演出下鄉,戲從來不看,根本看不懂;文藝演出有時候會看看,也覺得沒啥意思。”陜西省藍田縣溝口村24歲村民王立說。

                                ——缺管理。調研中發現,村級組織對既有的一些文體設施如農家書屋的管理,存在疏忽的情況。共青團恩施州委副書記沈灝然透露,如今的一些農家書屋利用率低,原因在于圖書更新不及時,管理不到位。村級組織對一些文體場所的管理也存在類似問題。

                                ——缺人才。山東省菏澤市單縣一名中學校長認為,體育、音樂、美術老師是農村師資隊伍的薄弱環節。而且,這些老師年齡也偏大,往往對青少年精神文化需求把握不夠精準。

                                既便利又戕害,手機成為一把“雙刃劍” 

                                家庭教育捉襟見肘,鄉村文化生活供給體系不健全,網絡不良信息便乘虛而入。湖北恩施市沙地鄉楠木園村的80多名小學生幾乎全是留守兒童,相當一部分人酷愛手游,缺乏有效管束。一名12歲的學生周末每天至少玩12個小時手機。

                                “從一些打架和偷竊的案件看,手機游戲和視頻中的相關暴力、犯罪等內容,對青少年行為影響較大。”恩施州建始縣公安局高坪派出所所長匡萬濤告訴記者。

                                “2017年,一名城鄉接合部在校女初中生通過智能手機上的社交軟件,認識了社會青年并發展到線下見面,最后受到性侵害。”江西南昌市新建區檢察院刑事檢務三部檢察官助理陳晴說,案件調查過程中,辦案人員發現在該女生的同學中,通過手機交友早戀的不在少數。她們甚至會攀比交友數量,而對危險性認識幾乎為零。

                                據新建區檢察院介紹,近年來,來自城鄉接合部的鄉村青少年漸成涉違法犯罪案件主體,網絡不良文化接觸和法律知識缺失,以及精神生活貧乏是主因。河南青少年犯罪研究會通過對省內2000名未成年犯罪進行調查后發現,70%以上的青少年犯罪與接觸網絡不良信息有關。

                                為農村青少年提供更優質的精神文化生活環境 

                                政府、學校、社會和家庭必須共同承擔起責任,為農村青少年的成長提供更優質、更健康的精神文化生活環境。

                                一是多方聯動,培養“智慧父母”。“孩子身上深深印著家庭文化的影子,培養‘智慧父母’,對農村來說任重而道遠。”江西省玉山縣雙明鎮中心小學校長周延芳說。她與淄博市張店區第五中學校長程明華共同建議,通過組建學習小組、興趣小組等方式,對家長進行培訓。如果學生父母長期外出務工,應加強聯結教育部門、學校、家長和學生的智慧校園平臺建設,在這個平臺上充分發揮各方的監管作用,共同做好鄉村青少年的文化供給工作。

                                二是構建系統性的鄉村文化生活供給體系。山東省菏澤市單縣高韋莊鎮高劉莊專職主任苗秋菊、陜西省西安市教育學會原會長許建國等人認為,應多管齊下,從基礎設施建設配置、文娛活動組織動員、專業人才培養使用等方面入手,構建系統性的鄉村文化生活供給體系。

                                向波、山東省淄博市皇鎮文化站站長高蘭義等人認為,應充分發揮社會組織、公益組織、熱心人士的作用,有條件的地區可以成立公益活動團隊乃至青少年協會,利用假期多開展一些活動。

                                河南省開封市杏花營小學校長張紅艷、江西省玉山縣雙明鎮下喻村黨支部書記王樟貴等人建議,應讓家風教育和鄉風傳承進村入戶,讓青少年在耳濡目染中受到熏陶。

                                三是讓手機從網游“玩具”回歸為學習“工具”。國家電網湖北來鳳縣供電公司駐該縣舊司鎮龍橋村扶貧工作隊隊長譚學吉等人建議,可以研發一些針對農村青少年的網絡文化產品,以滿足他們娛樂、學習和成長的需要。騰訊互娛市場總監羅施賢認為,應開展試點,推動功能游戲在農村地區的使用。(記者譚元斌雙瑞閆祥嶺秦宏楊一苗)

                              責任編輯:梁冰清
                              分享到: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凤凰国际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