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dppsy"><option id="dppsy"><small id="dppsy"></small></option></delect>
<font id="dppsy"><ol id="dppsy"></ol></font>

        <optgroup id="dppsy"><tt id="dppsy"></tt></optgroup>

        <object id="dppsy"></object>

        <object id="dppsy"><option id="dppsy"></option></object>

          <object id="dppsy"></object>
          <i id="dppsy"><span id="dppsy"></span></i><optgroup id="dppsy"><tt id="dppsy"></tt></optgroup>
              <thead id="dppsy"><del id="dppsy"><video id="dppsy"></video></del></thead>

              <thead id="dppsy"></thead><delect id="dppsy"></delect>

                  <object id="dppsy"><rp id="dppsy"></rp></object>

                  <object id="dppsy"></object>
                  <i id="dppsy"><span id="dppsy"></span></i>

                  <object id="dppsy"></object>
                  <object id="dppsy"><option id="dppsy"><small id="dppsy"></small></option></object><font id="dppsy"><ol id="dppsy"><video id="dppsy"></video></ol></font>
                    <delect id="dppsy"><rp id="dppsy"></rp></delect>
                    <thead id="dppsy"></thead>

                      <delect id="dppsy"><rp id="dppsy"><noframes id="dppsy"></noframes></rp></delect>

                            <thead id="dppsy"></thead>
                              <optgroup id="dppsy"></optgroup>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從仁愛出發

                              2018-08-16 10:09|作者:李思貝|來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

                                繞過重重山路,我們來到了落松地小學的舊址。遠遠望去,一片荒地上長滿恣意生長的雜草,掩映著一小片散磚亂瓦。這就是落松地小學原址,破舊,被時間侵蝕摧殘。

                                我想象著曾經在這其中穿梭著的人,那個和這座平房一起跨越幾旬的人。時間已經摧殘了一座平房,但它仍然還在,就在離我十幾米遠的地方注視著這片地方。

                                這是堅守嗎?用一座建筑去衡量?用一段時間去衡量?用一塊磚、一片瓦去衡量?

                                對農老師而言,教師是一個結,緊緊地將他和這個村子聯系在一起。

                                32年對于農老師來說并不是痛苦的,也并不僅僅是由于崇高的信念——在他的敘述中他提到了,剛剛進村的時候他是十分抗拒的。但為什么在幾年之后,即便是被調離崗位他依然會選擇回到落松地小學?因為那時候農老師與整個村落之間已經有了某種感情聯結——他愛著學生,愛著這個村落。

                                當他漸漸地融入教育中后,他變得一天比一天偉大,在堅守32年的路上越走越遠。他自己沒有意識到日子正在一天又一天地過去,他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意味著什么,他僅僅是用自己的仁愛之心把原本沉重的32年變得輕盈而充滿快樂。

                                這種仁愛之心不僅讓農加貴老師走過了32年,也讓他變為一個合格、優秀的老師。

                                在我的眼里,農老師之所以與眾不同,就是他從不把教師當成一個簡簡單單的職業。在他眼中,教師代表了他要幫助孩子們讀書的決心,代表著他要實現幫孩子們走出大山的夢想,代表著他對落松地的愛與奉獻。這正是一個教師應有的情懷,小到一村一落,大到一家一國。

                              責任編輯:劉一明
                              分享到: 更多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凤凰国际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