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dppsy"><option id="dppsy"><small id="dppsy"></small></option></delect>
<font id="dppsy"><ol id="dppsy"></ol></font>

        <optgroup id="dppsy"><tt id="dppsy"></tt></optgroup>

        <object id="dppsy"></object>

        <object id="dppsy"><option id="dppsy"></option></object>

          <object id="dppsy"></object>
          <i id="dppsy"><span id="dppsy"></span></i><optgroup id="dppsy"><tt id="dppsy"></tt></optgroup>
              <thead id="dppsy"><del id="dppsy"><video id="dppsy"></video></del></thead>

              <thead id="dppsy"></thead><delect id="dppsy"></delect>

                  <object id="dppsy"><rp id="dppsy"></rp></object>

                  <object id="dppsy"></object>
                  <i id="dppsy"><span id="dppsy"></span></i>

                  <object id="dppsy"></object>
                  <object id="dppsy"><option id="dppsy"><small id="dppsy"></small></option></object><font id="dppsy"><ol id="dppsy"><video id="dppsy"></video></ol></font>
                    <delect id="dppsy"><rp id="dppsy"></rp></delect>
                    <thead id="dppsy"></thead>

                      <delect id="dppsy"><rp id="dppsy"><noframes id="dppsy"></noframes></rp></delect>

                            <thead id="dppsy"></thead>
                              <optgroup id="dppsy"></optgroup>

                              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農民日報評論:清除“假貧困戶”要用真功夫

                              2018-10-10 10:16|作者:|來源:中國農業新聞網-農民日報

                              分享到:

                                柯利剛

                                “假悟空”不滅,則難取“真經”;“假貧困”不除,則難脫“真貧”。取經“打假”,不但悟空用了真功夫,如來等其他人也用了真功夫;脫貧“打假”,不僅扶貧干部要用真功夫,上下其他相關人員也都要用真功夫。

                                據媒體報道,在脫貧攻堅的關鍵時期,一些地方卻出現了不少“假貧困戶”,個別省份的數量竟然多達50多萬戶。這些“假貧困戶”多為“關系戶”“人情戶”,一些人的名下有房有車甚至還有商鋪公司。貧困戶識別在源頭上“失準”,其表現形式雖然很多,但原因無外乎以下幾點。

                                第一,把關不嚴格。縣、鎮、村三級干部在審批貧困戶資格的時候,存在不同程度把關不嚴格現象。一些干部明知存在冒充貧困戶問題,卻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核實不報告,仍然批準撥付資金。把關不嚴格,一方面是因為一些干部認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從而走上了懶政怠政不作為的道路;另一方面是因為一些干部認為肥水不流外人田,通過偽造材料、暗打招呼、多給指標等方式照顧“自己人”。

                                第二,標準不統一。不分東南西北,在全國范圍內采取“一刀切”式的標準,可能難以符合各地實情。但具體到某一個地方,還是應該有一個客觀標準。比如審計署對某縣進行抽查時發現,該縣認定的扶貧對象中,有3119人不符合標準。原因在于,當時貧困戶識別標準是年人均純收入低于2736元,但該縣一些地方并未嚴格按照收入標準來識別貧困戶,一些收入超標準的人員通過瞞報收入等方式申請成為貧困戶。

                                第三,信息不透明。扶貧信息不公開不透明,群眾無法監督舉報,徇私舞弊的“造假”行為就有了生長空間。據報道,一些村莊的扶貧補助名單,其實是村“兩委”干部秘密炮制的,村里人并不知情。按照規定,扶貧補助名單必須在村里公示3天。一些干部為了不引起群眾關注,就把相關名單悄悄張貼到村委會公告欄里。

                                第四,機制不科學。一些地方的貧困戶名額是由上而下分配的,分配名額有可能多出地方貧困戶數量。據報道,某地村莊獲得63個貧困戶危房改造名額,相關人員經過實地走訪統計出57戶符合標準,也就是說辦事人員的手里多出了6個名額。為了占用名額,辦事人員就上報家人以充人數,還把剩余的名額“贈送”給了其他村干部。

                                由以上原因產生的“假貧困戶”,浪費了各類扶貧資源。扶貧資源的社會總量是有限的,“假貧困戶”多了,導致好鋼無法用在刀刃上。他們也破壞了基層政治生態。有房有車的屬于貧困,缺衣少食的不問貧窮,會導致干群關系冷淡疏離,基層工作難以開展。他們還擾亂了脫貧攻堅節奏。“假貧困戶”占用扶貧資源,會使得扶貧“輸血”“造血”效果大打折扣,會使得貧者益貧、富者益富。要想清除“假貧困戶”,需要使用真功夫。

                                首先,開出長效診療醫藥單。貧困戶識別“失準”,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相關干部行為“跑偏”。或把關不嚴,或標準不一,或信息不明,這些都是干部“失職”的表現。對于這些“不作為”或是“懶作為”的干部,不能得過且過,不能既往不咎,一定要給他們“看看病”“吃吃藥”。對于不同的人要開不同的藥方,或開除黨籍,或留黨察看,或黨內警告,或行政降級,或政務撤職等等。藥到病除者,部分可以繼續工作;醫治無效者,全部清出干部隊伍。給一些人長效“看病”,方能讓更多人“防病于未萌”。

                                其次,給予村民審核通過權。群眾的事情,最好還是通過群眾的手來解決。誰是貧困戶,誰不是貧困戶,沒有人比村民更了解。現在的制度是下級擬定名單,上級簽字通過。上級干部對基層具體情況未必“門兒清”,練龍飛鳳舞的簽字容易,練火眼金睛的眼神困難。可以改進一下制度,走村串戶調查情況,還是由扶貧干部去做;張榜公布貧困戶名單,還是必不可少。但名單審核通過的權力可以部分下移給村民,一定比例的村民審核通過后方才呈交上級部門進行終審。

                                最后,完善上下雙向工作法。扶貧名額由上而下分配的方法,會產生三種結果:名額與實情匹配,名額多于實情,名額少于實情。名額多了,就擴大了“假貧困戶”趁機而入的空間;名額少了,又減少了“真貧困戶”享受政策的機會。要想做到真正的“精準”,名額就只能不多不少,這就要求扶貧名額只能通過由下而上的方法來確認。上級主管部門只確定項目、制定標準,下級責任部門則按照標準擬定名單并上交審核。以往的工作方法,是上下單向制,上得了天,入不了地;改進的工作方法,是上下雙向制,既可以上天,也可以入地。

                                “假悟空”不滅,則難取“真經”;“假貧困”不除,則難脫“真貧”。取經“打假”,不但悟空用了真功夫,如來等其他人也用了真功夫;脫貧“打假”,不僅扶貧干部要用真功夫,上下其他相關人員也都要用真功夫。

                              責任編輯:梁冰清
                              分享到:

                              相關報道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凤凰国际代理